紫幽铭

一切都令人太失望了
不论是联盟还粉丝
不想多说什么也不想去喷什么
永远都回不去以前了
gemini最爱粉丝
但粉丝也是伤他最深的
再见,电竞
再见 ,KPL
再见,QGHAPPY
从今后爱的不再是QG_Gemini
而是Gemini郭家毅

无法回首的过去(三)下

另一种的亲亲(。ò ∀ ó。)


看到格瑞此时的样子,黑金本就灰暗的眸子更加深沉,看向格瑞的眼色愈发危险,不明显的喉结却明显的动了动。黑金松松矢量对格瑞的禁锢,把格瑞揽进怀里,另一只手抬起格瑞的下巴,解开嘴上的禁锢。


“你干什么。。。快放开我,可恶,这东西为什么挣脱不开  唔。。。唔唔!。。。”黑金堵住想要挣脱人的嘴,格瑞明显感到黑金揽着他腰的手收紧,他整个人被迫送往黑金的怀里。嘴唇被重重的咬了一下却又很快松口,好像怕咬破一样,黑金好气又好笑,都这个样子了,明明想挣脱我却害怕伤害到那个蠢货的身体,格瑞,早晚有一天,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归属于我 。


想着想着,黑金加深了这个吻,他的舌头抓住抵抗人的小舌头,肆意缠绵,又在格瑞的上牙膛顶弄,每顶一下,格瑞就颤一下,黑金玩的不亦乐乎,看着怀中人因自己的玩弄而变红的耳朵,得意的不得了。在看到格瑞通红的脸才松开他,怀中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胸口起伏很大,还没来得及吞下的黑金与他的涎水顺着嘴角下滑,滑入衣领深处。


格瑞不顾矢量的阻挠,用手去揉眼角的泪水 他眼角通红,想一只洗脸的花猫胡乱的抹去泪水,越揉泪水越多,止不住的泛出,偶尔还伴随几声呜咽似乎在控诉黑金的“罪行” 黑金只觉得常年冰封的心化为一汪潭水,让他更想去更加过分地欺负格瑞。想着,他又贴近格瑞,抓住他乱动的手,吻掉眼泪,最后在红润的唇上印下一吻。


无法回首的过去(三)上

预警-本篇黑金调戏格瑞,(有假车)

欺负格瑞真爽(不是)

金抬起头,不再是蓝色明亮的眼眸,深邃无光

给人一种胆寒的感觉。格瑞盯着金,不   不是

金,这不是金,金不会是这样的。“格瑞,我帮你清理完那些杂碎了,现在,可以和我一起玩吗?”格瑞退后一步,刀背逼着黑金的喉部

,再往前一步,喉咙就会被抵住

“你是谁,你不是金,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请离开他的身体。”“你说什么呢,格瑞,我就是金啊,只不过我是那个蠢货的负面,不能常常出现”“金知道你的存在吗?”“哼,那个白痴他不知道,不过格瑞我和他不一样。那个白痴

天天只会格瑞格瑞的叫你,而我,会做出实际行动”格瑞无视他的后半句,放下刀“你和金是共用一个身体?”“是,但我并不想承认”

“看在你没有伤过金的份上,我就不杀你了,但你这种力量不应存于世,以后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。”“杀我?哼哼,格瑞你是在说笑吗?

我死了,那个蠢货也会死,至于他为什么还安然无恙,是因为我还找到分开我和他的方法,

若找到了,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。但是,现在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来完成”格瑞没说话 ,默许黑金继续说。

“哈哈哈哈,就是你啊,格瑞!”

黑金放出黑色矢量,黑线准确无误的困住格瑞

不让他动弹“你干什么!快放开我”格瑞没想到他突然会来这么一下,意识到已经晚了。矢量化作一块封住格瑞的嘴,格瑞一想挣脱控制就会被越搂越紧。

黑金打量着格瑞,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,凑到格瑞耳边“啧,真想把你藏起来,只归我一人所有啊,格瑞”伸出舌尖轻轻舔了格瑞的耳尖。格瑞因黑金凑近他说话而散发的热气而躲闪,耳尖又突然被一个湿乎乎的物体舔弄,吓得他一激,身体轻颤了几下,耳朵和脸上通着粉红。这一举动引发黑金的兴趣,他小心的舔弄格瑞的耳垂,软软的,不像格瑞的手微凉,耳垂透着几分暖意,已经变的通红。格瑞想让黑金放开,却无法出声,只发出嗯嗯的声音

“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喜欢我这么对你吗,格瑞”

“嗯嗯?”“好的,那我们继续吧”“嗯!?”黑金手一挥,一条黑色矢量划破了格瑞脖子的肌肤,黑金没舍得划太深太大,只是想给格瑞一直想挣开他束缚的惩罚。

血落到了矢量上黑金也没在意,他放过格瑞的耳朵,看向格瑞的脖子,血顺着白皙的脖子流下,增加人的施暴欲。黑金舔了一口,甜腥味的,用舌头卷走血珠,在重重吮吸,留下一个深红的印子。疼痛刺激得格瑞猛地往后撤,却换来黑金更过分的对待。

脖子上的深红印子没有几天是下不去了,“我的痕迹要是没了,我就再会印,格瑞你,永远别想离开我。”黑金解开对格瑞嘴的束缚,格瑞有点上不来气,小口小口的喘息。淡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和黑金心跳的频率一样,。啪——

名为理智的弦断了的声音“格瑞,这是你自找的”说完捏起格瑞下巴吻了上去,嘴里还有未散去的血的甜腥的味道。黑金夺取格瑞口中的氧气,用舌头纠缠着格瑞的躲避舌头 ,纠缠够了就轻轻顶弄格瑞敏感的上牙膛,引起格瑞的轻颤,在格瑞快没气时发出几声呜咽才放过了他,离开前不舍的轻咬一下格瑞的下唇。

离开时留有几丝暧昧的银丝,顺着嘴角流下。格瑞从没受过这样不客气的对待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眼中噙滿泪,本暗淡的眸子变得动人

,带着耳朵 脖子 脸庞的粉红,让任何人看到都想去蹂躏一把格瑞。黑金看向格瑞的眼神愈发危险,不太明显的喉结却明显的动了动。黑金松开对格瑞的禁锢,把无力的格瑞搂进怀中,再度吻了上去。他想让这暗淡的嘴唇也变得红润,便开始肆意的咬弄,不很痛但有些。。。有些羞耻,他用的是金的身体。。。

感觉到格瑞的不专心,黑金挑了挑眉,他收紧手臂,用手打了一下格瑞的屁股。“你。”“我在还想那个蠢货,嗯,该罚”手在格瑞唇上抚摸“想到了,那就罚。。。格瑞今天成为我的吧”黑金用无辜的语气说出 ,仿佛只是再说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。


明天更另一版本的亲亲😜

无法回首的过去(二)

“呼——啊今天天气真好啊”“嗯是啊,金你去叫下格瑞出来吃饭”“好的姐姐。”


“吱呀——”“格瑞,格瑞你醒了吗?起来吃饭了哦”“金”“哇,格瑞!你怎么在外面?”“我一直都在外面,你没看到我而已。”“哦哦,那格瑞我们去吃饭吧。”金拉着格瑞的就要往外跑,“嘶…”“啊,格瑞对不起,你没事吧,对不起”“我没事儿,走吧。”      


快走到桌子前,格瑞看到秋端着早餐放到桌子上。轻轻拉开椅子坐下,坐在那轻柔一笑。

“格瑞昨晚睡得好吗?”格瑞愣住了,如此熟悉的话语,阳光如那日一样,慵懒而入室,一样的温暖却又一样照不到心中的寒冷。记忆中的两人似乎重合了。异口同声说出同一句话仿佛是同一个人。不,不是的,母亲已经死了,不会的...不会...的


“格瑞,你怎么了?格瑞!”金察觉到格瑞的不对劲。忙去查看格瑞情绪的波动。在被金摇了几下。格瑞感到眼前景象,又一分为二。秋还在那里坐着的母亲却消失了。阳光好像从来都没有照入屋内。“格瑞,格瑞!”“啊……我没事。”连金都看出格瑞在说谎,不过不愿说就不愿吧,谁还没有点不愿提起的东西啊      


秋、金、格瑞三人一起吃了早餐。期间他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。早餐毕,秋收拾完三人一起坐在桌旁品尝着饭后牛奶。秋装作不经意的问,“对啦,格瑞,你有什么打算呀?要不…”

“可以留下来吗?”金接过秋的话。“…我…不,太打扰了。”“不不不,不打扰不打扰”

“嗯嗯,格瑞你就留下来嘛~格瑞~”金搂着格瑞的手臂紧紧不撒手,怕格瑞下一秒不同意就走了。格瑞看着面前两只星星眼的姐弟俩,实在不忍拒绝,金一直在求他别走,那一瞬间,格瑞迸发出不想离开,永远待在金身边的冲动


格瑞实在不忍拒绝金和秋,也摆脱不了金的环抱,叹了口气“唉,好吧,我不走了”秋和金内心很激动表面却表现很淡定,“格瑞,我可以把我的房间让给你。”“对呀格瑞你可以跟金住在一起”“嗯...好”秋和金默默的比了个耶“格瑞格瑞我去收拾房间。”“那格瑞我去做午餐喔”“额…好我…”格瑞话还没说完,秋和金就已经都不见了。留格瑞一个人风中凌乱,到处转转吧,嗯,秋和金真是善良啊…


格瑞算是在登格鲁星有了个新家,秋和金对他也挺好的。他们彼此照顾着,毕竟都是孩子,秋对格瑞如亲弟弟一般。格瑞颇为敬重秋唤她一声秋姐,又对金颇有照顾唤他金。


━━━(过了很多天后)


“格瑞格瑞!陪我玩嘛~”“抱歉金我要去猎杀魔兽”“可是你昨天就是这么说的,格瑞。“修行在于长期进行,抱歉金你回去吧。”“啊?不行不行,如果格瑞你不陪我玩,那我就跟着你好了,格瑞~~让我跟你一起去嘛”金握着格瑞的手不停地晃啊晃,晃到自己都累了。


“格瑞?”“金,不是我不带你去,那是很危险的,我不想你…咳咳…”格瑞没有继续说,抽出手,扭头向猎兽森林深处走去。“格瑞!…”

我就想跟你待在一起嘛!等等,我跟在格瑞后面不就完了,要是被发现,就…就说,就说,对!就说是路过!好!就这么做!金拿定主意

,偷偷跟在格瑞后面。


“这个笨蛋,都让他不要跟过来了,跟踪技术这么差…不过,既然他跟过来了,那我就好好保护他,绝不会,让他受伤!”

此时,格瑞心中有了想要永远保护金的想法。


此时,金还躲在树后,“哇,格瑞挥刀好帅啊~!看来我也得变强!这样才能保护格瑞!可是,格瑞这么强,也不需要我的存在吧”

……片刻思索后,金又是那个乐观的金。算了,不想那么多了,先好好跟着格瑞吧!诶!格瑞呢?噢噢在那,差点跟丢…

金此时心中有了要变强来保护格瑞的想法,并且,似乎格瑞变得和姐姐一样重要了,额,好像还有要超过的趋势。


金在树后看着格瑞清理一只只魔兽,终于完成时,金跑了出去,跑到格瑞面前“格瑞!”“

金?,我不是说不让你来吗?”终于忍不住了吗。“啊,那个,格瑞,我,我路过”说完还用力的眨了几下眼睛来证明自己的清白,尽显无辜本色。“噗——笨蛋”“诶,格瑞你笑了,你刚才一定是笑了,不对,格瑞你说谁是笨蛋啊喂!格瑞!你说清楚!”


格瑞没有再说什么,提刀继续深入森林。“等等,格瑞,你不是修行完了吗?怎么还要继续吗?”“金,那边还没有去。”“是不是那边打完就算完成所有了?”“嗯?算是吧。”“好啊

那我来帮格瑞吧。”


“金?”格瑞回身去看,他看到了平时阳光,开朗的少年低着头,看不清他的表情,但以肉眼可见金身后散发的黑暗气息。一点点汇聚,一点点放出黑色肆虐着天地。转眼间,已将不远处猎物弑杀,留了一地的血,猎物身上布满了不知名利器所割的伤痕


无法回首的过去(一)

            “格瑞,格瑞,醒醒格瑞。。。”意识模糊时,格瑞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“格瑞。。。格瑞。”声音忽长忽短,却只是一直呼唤着格瑞的名字。格瑞挣扎着睁开眼,眼皮却十分沉重“金。。。金的声音,不行。。。为什么眼睛睁不开,金!”     

     

            猛地睁开眼,眼前一片发白,瞳孔慢慢聚焦,景象慢慢清晰。眼中突然映入一抹金色,金色!是金。“金。。。咳咳。。。” “格瑞!”金正因为唤不醒格瑞而着急,没想到眼前人突然醒了过来,忙紧紧抓住格瑞“格瑞,你没事真是太好了,呜呜呜”格瑞轻轻回抱,把脸埋在金的怀抱里“太好了,是金,你还活着,咳咳咳”金放开格瑞,轻轻拍拍格瑞的背,给他顺顺气,“没事,格瑞,别着急,我在。”            

            顺了一会,等到格瑞的情绪稳定下来了,轻声问“格瑞,你刚才为什么说我还活着啊。”“金我。。。我梦见。。。你死了。”    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格瑞沉重地说出却又笑了“不过还好,那是一场噩梦”“不,格瑞,那不是梦。。。是真的”格瑞简直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,金在消散。“金!”格瑞扑过去,什么也没有抓到,金色的光斑在眼前逐渐消散“金!”“格瑞,再。。。见”          

嘀嗒……嘀嗒……嘀嗒   

谁的一滴泪滑过脸庞    

敲打空灵的梦境   

谁用力去握一把流沙  

 却无奈任其流失指缝  

谁沉沦于旧日时光    

梦中的他一去不返   

谁又忘不掉过去的回忆   

任其在脑海闯荡   

谁又拼命追逐往日的羁绊    

渴求某人的归来……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格瑞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一摸眼角,果真有几滴泪。“多少次了,已经。。。已经成为我的梦魇了吗?。。。金,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?”   

  曾经的日子    美好的不像话。。。  

  那是一段不愿割舍的回忆 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格瑞,该起床了哦!”外面传来格瑞母亲的声音,“好的,母亲”格瑞一边收拾被子一边回答。今天是休息日,格瑞可以不用去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格瑞所处的是守望一族,守望神使最亲近的一族,但守望神似乎已经将他们遗忘,不愿再庇护他们,灾难好像要来了。 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天气真好,格瑞,昨晚睡得好吗?”格瑞母亲把早餐端到桌上,轻轻推开椅子,坐等格瑞的到席。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过会,通往二楼的楼梯发出轻微的吱呀声,一步接一步,不疾不徐。视线上移,只见格瑞扶着把手,慢慢走下来。似乎是察觉到了视线的汇聚,微微一笑,加快脚步来到桌前,坐下品尝他的早餐。   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  “格瑞,要多喝牛奶哦!”格瑞接过牛奶,小酌一口“我昨晚休息得很好,母亲,父亲又出门了吗?”“嗯,是的,听说族长要找你父亲谈谈‘守望神使’”       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听到这里,格瑞切面包的手顿了一下,嘴角不自觉的抽了一下。格瑞母亲仿佛没看到一样,喝了一口牛奶又说“呵,我们又怎能妄自揣测守望神使的神谕呢,真是莫名想笑啊。。。”          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手里把玩着杯子,眼里尽显凄凉。格瑞什么都没有说。他看到清晨的阳光懒散地穿过窗户,照在桌子上,暖暖的,本是给人带来温暖,可格瑞心里却有种不详的预感

好像。。。要发生什么巨变了。。。

神使们永远不会甘于和平的表面

越是和平的表面越是更容易翻起汹涌波涛

灾难 不会放过一个无辜的人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“开始吧”“是,丹尼尔  大人”

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  嘭……又是一轮轰炸,所过之处,无一生还。“格瑞,快走!”“母亲!”格瑞发疯似的拍着舱门。“母亲!你让我出来,我们一起走!” “格瑞,听话!。。。好好   活下去”格瑞母亲隔着一层舱门抚摸着格瑞,一遍又一遍 ,最后强行启动装置。“母亲!母亲,你让我出来,我们一起走啊!母亲。。。”格瑞无力地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对母星的最后一刻的记忆是,母亲站在原地,他被送走了。他还清楚的记得,飞船在发动时,母亲转身离开,手里多了一把绿色的刀,“格瑞,原谅母亲不能和你一起走,我要去找你父亲。如果可以的话,你长大后不要调查灭族的原因 ,对了,要多喝牛奶,注意身体。”格瑞看着一点点变小的母亲无能为力,快要看不清时,母亲转过头,她笑了,嘴角动了几下,虽然听不见,但格瑞知道母亲说了 什么

再见 ,格瑞,要好好活下去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   母亲的笑和母星定格在格瑞的脑海里,每次回忆都犹如昨天,让人想哭却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啊,每当有人说起这颗星球,都会说“真可惜啊,一场意外,守望一族无一人生还。”“不据说 ,那还是离守望神使最近的一族,怎么还会遭遇此难呢?”“唉,谁知道呢,或许。。。神的庇护也需要代价吧。。。”

神的庇护,也需要付出代价

            据说,创世神是一个极其任性的“神”只因无趣就举行了凹凸大赛,但一切归根到底都是假的,唯有“生”与“死”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凹凸大赛设有观赛席位,但上面坐着的都是大星球的霸主,他们有则容貌动人,有则过于神秘,而有则掌握经济命脉。

     他们有共同的一点就是多多少少骨子里都有残酷,冷漠,嗜血的本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创世神座下有七个神使,每个神使都有许多拥护的族群,但只有一个族群可以离神最近。神会庇护他们,赐予他们无限的权利与地位,他们会拥有可以做神最忠实信徒的资格。但与神最近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。

毕竟神是喜怒无常的

平凡人不得妄自揣度神的旨意

神是至高无上的

禁止平凡人去言论点评

平凡人不得违抗神命令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当然

 神随时可以掉一颗星球

 甚至是最亲的族群。。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最近似乎有点无聊,不如再毁一颗星球啊”  “嗯,但得找点借口啊”  “要什么借口,只要游戏好玩儿不就行了”  “呃,还是要有一个理由的,那就...”  “就选最近听说最和平的那颗吧。”  “正合我意。”  “那丹尼尔你去办吧。”  “是裁决神使。”  “快点快点,我都等不及要看到他们惶恐悲伤的表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毁灭一颗星球犹如捏死一只虫子一样简单。重要的是人们的神情绝望悲痛死亡的气息蔓延了整颗星球。一切繁荣化为废墟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 “这里是。。。哪?”眼皮好沉。。“我或许,就会死在这里吧,算了,母亲。。。我来陪你了,抱歉,无法遵守和你的约定,一切都结束了,再见”格瑞说完认命的闭上了眼。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姐姐,姐姐。你看这里有个人躺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我还活着吗?这里是。。。”啪哒——水盆掉在地上的声音,水洒了一地。还伴随着一个激动的声音。“姐姐姐姐他醒啦”“金,他受伤了,不要大声喊会影响他休息的。”“哦,抱歉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秋走过来 揉揉自家弟弟的金发。软软的很舒服。秋看见格瑞要起来,忙去扶他。“你别着急,你身上还有伤,别乱动,伤口会裂开的。”秋的搀扶下,格瑞坐了起来。“请问你是。。。?我这是在哪里。。。?”“我来说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金小跑过来站到秋的旁边。“你好,我叫金,这是我姐姐秋,你现在在登格鲁星。”“登格鲁星?是。。。”“是,就是那个传说中有奴役的有重赋税的星球。”秋接过格瑞的话,格瑞思索了一会儿。开口说“我叫格瑞。。。我
。。。我已经没有家了。”“为什。。。”金说一半的话被秋制止了“别想那么多了,先好好休息,我和金就给你准备些食物”“…谢谢”秋回以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姐姐,刚才为什么不让我问啊?”秋轻轻拍了拍金的头“傻弟弟,你没听说最近有一颗星球被毁了吗?他孤身一人还受了伤,估计他的族人已经。。。死了”秋顿了顿又说“金如果你刚才问他的话,很有可能对他造成二次伤害虽然现在也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听完脑袋耷拉下来。“哦,虽然我很好奇,但会伤害到他,还是算了吧。”“别伤心了,金我们去给他做些好吃的”“嗯!姐姐格瑞他会想吃什么呀?”“嗯,不清楚,不过他还伤的那么重得给他做点清淡的。”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   “叩叩”“格瑞我们进来了”秋和金端着粥和小菜进来。格瑞已经再次陷入了沉睡。秋放下食物,摸摸格瑞的额头,“还好没发烧,金我们放下东西就出去吧,格瑞醒来应该会吃的。”“好的,姐姐。”秋拉金出去后,格瑞睁开了眼,看向桌子。


上回排版实在是太烂了,实在忍不了。

删了重发并加了一些内容,抱歉更这么慢

抱歉<(_ _)>

清明节一定会补回来的,(很有可能连更三天,flag高高挂起~( ̄▽ ̄~)~)

想要评论Ծ‸Ծ给点建议呗(没有就算了T_T)

谢谢大家的小红心(^_^)

无法回首的过去

         “格瑞,格瑞,醒醒格瑞。。。”意识模糊时,格瑞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“格瑞。。。格瑞。”声音忽长忽短,却只是一直呼唤着格瑞的名字。格瑞挣扎着睁开眼,眼皮却十分沉重“金。。。金的声音,不行。。。为什么眼睛睁不开,金!”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猛地睁开眼,眼前一片发白,瞳孔慢慢聚焦,景象慢慢清晰。眼中突然映入一抹金色,金色!是金。“金。。。咳咳。。。” “格瑞!”金正因为唤不醒格瑞而着急,没想到眼前人突然醒了过来,忙紧紧抓住格瑞“格瑞,你没事真是太好了,呜呜呜”格瑞轻轻回抱,把脸埋在金的怀抱里“太好了,是金,你还活着,咳咳咳”金放开格瑞,轻轻拍拍格瑞的背,给他顺顺气,“没事,格瑞,别着急,我在。” 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顺了一会,等到格瑞的情绪稳定下来了,轻声问“格瑞,你刚才为什么说我还活着啊。”“金我。。。我梦见。。。你死了。” 格瑞沉重地说出却又笑了“不过还好,那是一场噩梦”“不,格瑞,那不是梦。。。是真的”格瑞简直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,金在消散。“金!”格瑞扑过去,什么也没有抓到,金色的光斑在眼前逐渐消散“金!”“格瑞,再。。。见”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嘀嗒……嘀嗒……嘀嗒   

谁的一滴泪滑过脸庞    

敲打空灵的梦境  

谁用力去握一把流沙   

却无奈任其流失指缝   

谁沉沦于旧日时光   

梦中的他一去不返  

谁又忘不掉过去的回忆    

任其在脑海闯荡   

谁又拼命追逐往日的羁绊

渴求某人的归来……


这是一个幼驯染的故事(预告),大概就是金和瑞瑞是青梅竹马,一起长大。后来秋走了,格瑞也去参加凹凸大赛了,金一觉醒来了,瑞瑞不见了拿着瑞瑞做的假地图来找瑞瑞。

(当然迷路了(๑•́ ₃ •̀๑))

以及后面的残酷赛制,金的成长,金和瑞的感情变化都会写出的。

剧透君“有神使金(被迫的),会虐的,但结局是甜的,可甜可甜的。后期会有部分嘉瑞 all瑞的情节,至于ooc,不太严重吧(๑•́ ₃ •̀๑)”应该篇幅不短(给自己挖了个巨坑)


很快会更的,(但是我打字慢)欢迎找我聊聊天哦,期待的小可爱可以多多评论哦(´-ω-`)


我“存宅”你深深的脑海里 十六

     苏格拉底依旧是面无表情。他的目光完全就只是在万适存的左右,那种我的世界只有你的感觉!黑衣人看着万适存玩味的说出了另一翻话?
“是我把你移到这个时空的,我想改变你的命运或许还有那颗爱着程芝儿的心”。黑衣人看着听完这番话万适存的表情。
      万适存略有些惊讶,心里一直思考着一个问题“他说这话什么意思,难到我不应该喜欢程芝儿,而是喜欢苏格拉底吗?”
     黑衣人看着沉思中的万适存说:“你们俩也好久没见,好好聊聊吧!”说完走出门外。阿宅知道人与人之间需要沟通,在自己家,这个苏格拉底对万适存也不会造成威胁,阿宅选择给他们空间思考!亚当看阿宅出去了索性就也跟了出去。自始至终亚当的中心一直都是阿宅。至于万适存,他倒是很乐意苏格拉底来一个霸气的表白把小狮子收服。
    偌大的屋子里就只有万适存苏格拉底俩人,俩人都不说话,十分安静。万适存知道,他俩有一天终要相见,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这样到来。
    万适存靠在墙上,低着头,不停的思索着,苏格拉底就站在他面前。万适存回过神来,抬起头,发现苏格拉底已把他困在手臂与墙壁之间。
    万适存想推开他,奈何力气不够,能做罢,出声问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苏格拉底一手圈着万适存,一手抚摸着万适存的头发。:“我好像说过,我喜欢你,万适存。”突然又被告白,而无法动弹的万适存不由得怒道:“你是真瞎还是假瞎,是个人都能看出我喜欢程芝儿好吗?”苏格拉底听见程芝儿的名字,圈的更近了,一只手捏住万适存的下巴,迫使万适存看着他,怒火中烧,说道:“程芝儿,又是程芝儿,你到现在你心里想的还是程芝儿,我告诉你万适存,在这个时空没有程芝儿,只有我苏格拉底。”过会儿,看着对面的万适存,语气又软了下来:“万适存,你一直在扮演着暖男,在她伤心的时候安慰她,在她放弃的时候鼓励她。可她最后却选择了方天择。你一直都在意着她 ,就不能看看你眼前的人吗?他也一样喜欢你啊!”
    万适存听到他过往的痛苦的回忆,被人误解,明明只是拿回二十年前被别人拿走不属于他们的东西,却不被任何人理解,唯一赞同他的女孩,最后却离开了他……不愿再去回忆,身体却轻轻的发颤,眼角落下一滴泪,慢慢的流下来。
     苏格拉底一看心爱的人哭了,连忙为他擦拭掉眼泪。平日里霸气侧漏为了达到目标而不择手段的苏格拉底,如今眼里只有对眼前人的心疼和温柔。轻声的说:“这个世界没有超能力,没有蛇夫座,没有方天择。不用复仇,不用撕杀,我们可以为自己而活,过自己想过的生活。”
万适存听完,止住了眼泪,:“我或许也应该放下了,我没有死掉而又可以过自己便是一种幸运,我又必执着于过去呢?”万适存看向苏格拉底,这时的苏格拉底充满柔情,手还在停在为他擦拭眼泪的地方。看到这里,万适存的脸红了,拍走了在自己脸上的手。这么近的距离,异常的暧昧,让万适存感受到空气中的异样!
     苏格拉底看着万适存的红脸,脸上充满了笑意。万适存看到苏格拉底的宠溺笑,脸更红了,撅起了嘴,脸上写着“你要干嘛?”。苏格拉底看着眼前可爱的人儿,忍不住的吻了上去,真甜,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甜。
    万适存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脸,直到快没气了才被放开,脸更红了。
“你,你干嘛呀!”万适存惊慌失措的表情让,苏格拉底异常的兴奋,原因很简单。对面的男孩是如此纯情!
“你都是我的人了,我还不能亲一下吗”苏格拉底根本就不给万适存任何辩解的机会。先入为主的宣读主权!
“谁,谁是你的人啊,莫名其妙,哼!”万适存根本就不知道到这些突如其来的语言与思想如何解决?
    “那你愿意我成为你的恋人吗?”苏格拉底收起玩笑的心,认真的说苏格拉底想听到了肯定回答,一把搂住万适存,紧紧的抱在怀里。万适存僵硬在那里,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紧紧的抱在了一起,很久很久。
~~~
      由于想给小狮子空间,阿宅走到了门口,发着呆。亚当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后,静静的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 这篇文章我来接 @龍斯翼 的文,是已经经过同意的,如果因为换了人不想继续看,那就不用看了,别给自己找不痛快嘛!